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97影视,6080新视觉影视官网,80电影天堂ok,亚洲 欧美 在线-亚洲-偷拍--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红楼绮梦(十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红楼绮梦(十七)

(十七)

    可卿就这样死了?宝玉简直有点不敢相信,然而这的确是事实,而且是血淋淋的。以后的事就不用再问了,贾珍将可卿伪装成病死的,威胁宝珠不得说出真相,然后欲盖弥彰地大办丧事。   “宝玉,今天真是要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多么美好的回忆!”这是满足的可卿。   “宝玉,谢谢你,我好多了,我想我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这一切!”这是亮丽的可卿。   “能看到你,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这是深情的可卿。   “这些天他更是……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我……我简直快要疯了!”这是痛苦的可卿。   还有那初次交谈时欲言又止的可卿、同凤姐去探望时脉脉含情的可卿、秦钟所说的暗恋已久的可卿、欢会时快乐无限的可卿、梦中特意来告别的可卿……   “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儿是泥做的骨肉。”像可卿这样的女子,更是西湖的绿水、湘江的碧波做成的。   这样的可卿居然死了???   这样的可卿居然死了!!!   贾珍这个禽兽!!可是,我都干了些什么?还以为自己带给她的是勇气和希望,然而这却带给她死亡!为什么我不曾问个清楚?为什么我会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她的痛苦?   不,宝玉的心中却有另一个声音说: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你能够帮她解脱这痛苦吗?   不能的,宝玉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就连爱我和我爱的人都无法让她们幸福快乐,那我还算什么?如同全身都浸在醋中,宝玉有一种无力甚至是虚脱的感觉。   失魂落魄般回到自己房中的宝玉,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晴雯那双明亮而充满关切的眼眸。我、我不配!涌起这个念头的宝玉低下了头,避开了晴雯的目光,快步走了进去。感觉到宝玉的异样,晴雯跟了进去,轻声道:“二爷,你这是怎么了?”   宝玉停了一下,还是向里走着,晴雯却已挡在他的面前:“宝玉!难道对我也不能说吗?”   “……晴雯,我……我是不是很没用?”宝玉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那盈盈秋水。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二爷,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晴雯不禁为眼前这个看起来很陌生的宝玉而担忧了。   “可卿没了,我虽然知道是谁害的,却也无能为力。不,应该说是我害死她的!”   “可卿?!”晴雯觉得有些熟悉,对了:“难道二爷上次问的可卿竟然就是蓉大奶奶?!”   宝玉点了点头,也不再隐瞒,将事情源源本本地告诉了晴雯,同时也将自己送入了自我否定的深渊。“晴雯你说,这样的我算什么?我怎么对得起可卿?”   “宝玉……我相信可卿并没有责怪你,恰恰相反,她因为得到了你的爱而获得了新生,就算是最后的自尽也是她自己的选择,使得她可以摆脱尘世的痛苦。再说,可卿不是说你们还可以在太虚幻境再见面吗?如果她责怪你,又怎会特意来托梦给你呢?”虽然宝玉所说的同样也对晴雯造成了冲击,她还是尽力地解劝着。   “是这样吗?可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走了,我的温柔只是带给她更大的伤害!!”   “不是这样的。”晴雯摇了摇头,道:“宝玉,在你身边的女子都明白,只有你才能尊重她们,体贴她们,只有你才能带给她们快乐。”   “晴雯!……多谢你!”宝玉的面颊流过了热泪,而帮他温柔地拭去的她的眼中,也同样闪动着泪花。在两双泪眼的互望中,映在窗上的二人的身影,渐渐地合成了一个。   这是宝玉梦见太虚幻境以来,第一个没有任何挑逗意义的亲吻,而怀中的她也显然是初次经历。时间并不长,然而那感觉却可以说是到现在为止最好的,清淡而隽永,令人觉得回味无穷。   “宝玉,你也累了,早点歇着吧!”说着晴雯便快速走到里间去整理床铺,宝玉却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看到她那面上的飞霞。自己何德何能,姐妹中有黛玉这个知音,身边也同样有晴雯这样的聪慧而又深情的女子,但我这样就可以推卸掉自己的责任,仍然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吗?   躺在床上的宝玉仍然是辗转反侧,无法入梦,与可卿那短暂而又甜蜜的相会仍是历历在目,恍惚之间,似乎又见到了可卿。宝玉一见,便道:“可卿姐姐!我……”可卿笑道:“此处并非长谈之所,宝玉,你随我来!”说着便将宝玉领至一香闺之中。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宝玉望着眼前的可卿,只见她风流妩媚之外,又添加了一种艳丽,一扫往日的病容,却也心下安慰,道:“可卿姐姐,宝玉鲁钝,竟不知姐姐伤心之因,致使姐姐因此而……”可卿笑着打断道:“宝玉,此事你也不必自责。若非当日我与你欢会,只怕我才是早就一病不起了,现在这样不是更好吗?我回到了这儿,从此便不再是那个身心两处的可卿了!”   “可是,我始终还是于心不安,毕竟姐姐是因我而去的!”   “唉!”可卿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当初我晚了一步,无法在你的身边,只得是这样一个身份,弄成了众姐妹中回来得最早的一个,将来大家都回来时,恐怕会被她们取笑呢!不过,宝玉,你这样做了,我也知道你心里有我,那就行了。”   宝玉望着可卿,很快两人便拥在了一起。这与当初在可卿房中初会时的感觉是不大一样的,那时是偷情的隐秘,此时则是深情的激动。可卿也紧紧地抱着宝玉,热烈地回应着,二人的唇也粘在了一起,当它们刚刚分开,又很快再度结合了。三次、四次,到后来宝玉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这样的接触已经不能使得他们满足,终于他们停了下来。   “可卿!”宝玉轻唤了一声,可卿并没有回答,只是再度拥住了他,于是,两人携手走向那等待已久的地方,他们的气息都是那样的急促,而脚步也是那样的轻忽。   同入罗帷,宝玉又放下锦帐,使得望去如同雾里看花。放眼望去,可卿那波澜起伏的无暇玉体正毫无保留地展示在自己的面前,那挺拔的峰顶樱红依然,而幽静的深谷则已是春潮难平。宝玉被眼前的景色所迷住了,他不再是单用眼睛去欣赏,而是开始用手和嘴去更深入的体会,随着他的动作,可卿也渐渐发出那无比诱人的娇喘。   “……嗯……啊……宝玉,再用力点……啊……”   见可卿的蜜处已经是春潮泛滥了,宝玉却松开手,坐了起来。可卿正是春兴大动之时,渴望着那能给她带来更多快乐的进攻,却见宝玉突然收兵,忍不住嗔道:“小冤家,这个时候了,还要来逗人!真是……”说着便在宝玉那高举的玉茎上打了一下。   宝玉不意她忽有此举,“哎哟”一声,便用双手捂住,可卿一见,忙坐了起来,道:“宝玉,打痛了吗?快给我看看!”说着便扳开宝玉捂着的手,仔细看着那曾深入自己体内的物事。   宝玉当然并不很痛,只是想逗逗她而已,不料这样却使得可卿的玉背雪股一览无遗,胸前的双峰则是隐约可见,别有一番风味。可卿细细查看,只见那玉茎雄壮犹胜往昔,哪有半点不妥?便知道宝玉是有意装的,想到自己现在的姿势,不由得羞不自胜,便在那上面狠狠地捏了一下。“哎哟”,宝玉又叫了出来,不过这次倒是货真价实的。   可卿恨恨地道:“看你还敢不敢这样!”说着,便装怒侧睡。宝玉赶紧央求道:“好姐姐,开始是我不对,我这里向你陪不是了。不过这次是真的弄痛了,好姐姐,你就帮我揉揉吧!”   可卿“噗哧”笑了一声,道:“这才是了。好吧,可是下不为例呀!”得到可卿小手的抚慰,宝玉的玉茎开始不安分地跳动起来,弄得可卿更是春心荡漾。宝玉也不再停留于单方面的享受,同样在可卿的身上表达着他的爱意,终于两人都停下了这迂回的动作,改为更直接同时也是激烈的……   几番颠鸾倒凤之后,可卿已是全身酥软,星眸微开,销魂之意尽在其中,于是云雨暂歇,宝玉笑道:“易安词云:‘香冷金猊,被翻红浪’,用以状眼前之景,岂不正切?”   可卿笑道:“也是,那我也该‘起来慵自梳头’了。宝玉,你也别赖着了,我还要带你去见警幻呢!”二人调笑之时,已各自收拾,一同前往警幻住处。   警幻一见二人便笑道:“你二人既是生离死别,大可再叙叙,何必急着来见我呢?”宝玉道:“倒叫姐姐见笑了,拜访来迟,还请恕罪。”正说着,外面报道:“可卿仙子来了!”却见可卿走了进来。   宝玉细瞧,却似比上次见面时更有风情,忽然想起一事,忙向警幻道:“警幻姐姐,现在有两个可卿姐姐,那我应该如何称呼呢?”   警幻笑道:“这倒是个难题……这样吧,我这个妹子你就唤她的乳名兼美好了,你们意下如何呢?”见二人均无异议,便笑道:“其实都是自家姐妹,宝玉也不是外人,今天就算是家宴吧,为可卿回到这太虚幻境接风,如何呢?”   宝玉笑道:“如此甚好,想到将来我与众姐妹都回到这福地,那时更是热闹了。”   警幻笑道:“你呀,还是一样!”当下命人摆上仙肴玉液,各人尽兴而用,席上更是谈笑风生。警幻因道:“上次本说该轮到我,既然可卿已占了先,我便干脆送佛到西,宝玉,你还是先去陪陪兼美妹子吧!”   宝玉见兼美芙蓉玉面更添嫣红,心下也是大动,便携了她告退,自去鸳梦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