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97影视,6080新视觉影视官网,80电影天堂ok,亚洲 欧美 在线-亚洲-偷拍--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风啸九天(外传)第十三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风啸九天(外传)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当陈未风又一次进入霍青桐的身体时,他依然能够深深感到一种怜悯和内疚在心中隐隐刺痛。  这个清纯的回疆少女在他的眼中原也只是一个水性杨花的红尘偶遇而已。当他想抽身而退时,他发现自己无法逃避她柔情似水的眼睛。  他此刻只能轻轻的对自己说,走一步算一步吧,或者是带回家让母亲看看,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动了要带女人回家的念头。  他俯视身下婉转承欢的女子,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赤裸的肌肤在黄昏的斑驳树影间显得有些神秘。胸前的那对坚实的乳房因激烈的运动而在风中颤抖,两颗如红樱桃也似的乳头因兴奋越发灿烂夺目。  陈未风不断大力的抽插着她无毛的阴牝,光突突的阴户上汗液和精液混杂在一块。今天他已是花开五度,他知道她是在强忍着肉体的酸痛承接着他猛烈的轰击,任他变换着各种姿式和方位。她在讨好他,——他知道。  “不要离开我,未风。”霍青桐用无尽的爱承受了他浓烈的射击,“不要离开我,只要让我在你身边,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坠入爱河的少女尤其敏感。  自她将身子交与陈未风以来,两情缱绻的同时隐约觉得自己的爱正在悄然滑落。他的漫不经心,他的迷离的眼神,恍惚在昭示着他的激情在消退。  “我不知道,我这样对不对?青桐。或许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们根本就不应该相识。”他亲了亲她美丽的樱唇,“我挡不住你的魅力,所以我用了‘天魔引’来诱惑你,是我的错。青桐,原谅我。”  他禀性无良,喜新厌旧,素无长性,所以有无数的女子因他而独守空闺坐看红颜老去。“天魔引”共分九重,传自宋朝武学大师黄药师。以魔音乱人心智,那日他只以第六重“鸾凤和鸣”就轻而易举的俘虏艳名远播的翠羽黄衫了。  “未风,跟你我无怨无悔。能认识你是我这辈子的幸运。”她深情的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只盼着能与你朝夕相处,此生别无它求。”  陈未风别过脸去,叹了口气。茫然的眼神眺望着前方云天相接处,他知道她的这个要求恰恰是他无法满足的。他有太多的事要做,有太多的恩怨要了,啸傲山林湖海之间的想法是连想都不曾想过的。  有声长长的鹰鸣从天际传来,两人都心中一振,他二人都对鹰情有独钟。陈未风长啸一声,不一会,一只黑鹰飞速停在了他的手上,鹰眼锐利,铁嘴钢爪。  霍青桐亲切的抚摸着它的毛发,眼中泛起泪花,恩师的音容宛在眼前。两位恩师去世,双鹰跟着殉主,眼前的黑鹰头顶多了一撮白毛。陈未风单手一振,那鹰飞上了高枝,睥睨远方。  他轻揽她的细腰,道:“很亲切吧?比你师父的如何?”  她内心只感一阵的悲凉,凄然道:“我在这世间已经没有亲人了,未风。你就是我的唯一。”美目迷离,在夕阳下更显出一种说不清的风情。  北京郊外,陶然亭畔。淫雨霏霏,夜幕已然笼罩,更显得秋天的北京凄冷异常。  一个道装老者正站在这里沉吟道:“当年这也是芦絮飞舞,四野茫茫。我与胡斐兄弟在此比剑,转眼已是数年,可不知胡兄弟现在何方?”却是武当掌门陆菲青。  他旁边的一位相貌丑陋凶恶的黑衣汉子道:“听说胡斐兄弟眼下呆在雪山,雪山派因他而声名鹊起。”这人一张脸阴沉沉的不动声色,正是红花会的“鬼见愁”十二郎石双英。雪山派几度沉沦,而今东山再起也是胡斐起死回生之功。  “怎么八哥和十三弟还没有来,可别又出什么事?”这些日子红花会累遇强敌,石双英不免有些担忧。西北角连续三道星火闪烁,石双英面容失色,急道:“是八哥他们在召援,咱们快去。”当下二人尽展轻功,飞速前往。  眼前血淋淋的景象令他们大吃一惊,几具尸体倒在地上,杨成协气息奄奄,嘴角边鲜血还在流淌着,虎目紧闭,昏迷不醒。铜头鳄鱼蒋四根衣衫破碎,血迹斑斑。显然刚才一场恶战,红花会一败涂地,要不是发出流星令,惊走敌人,就连蒋四根也在劫难逃。  陆菲青轻搭杨成协的手脉,惊道:“敌人是谁?竟有如此阴柔的内力!这好象是失传已久的横山阴煞掌。”  蒋四根喘着粗气道:“是一对乞丐,嗬……,八哥与那个乞丐婆交手,我不敌那个乞丐公,嘿………手下实在是了得。”他上气不接下气,显是受了内伤,“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瞧样子也不是朝廷鹰犬。我也有报上字号,但对方好象跟我们有仇似的,一上来就攻击,这几个兄弟也是死在他们手里。”  陆菲青叹道:“杨兄弟一身横练功夫,刀枪不入,却最忌阴柔内力,这次是危在旦夕啊。”  红花会兄弟众多,闯荡江湖鲜逢对手,象这样会中首脑人物一对一的被人所伤,那是极其罕见之事,可见对手之强之狠。石双英不禁怒从中来,大吼一声,寒鸦聒噪,四散群飞。  北京平阳胡同的一处民宅,烛影摇弋。  一个白发男子正狠狠的抽插着身下的女人,这女人也是满头白发,脸上皱纹横生,但一张老脸却尽是春色,腰肢摇摆,轻笑低吟。显然这二人于此道已是配合良久,动作娴熟。要知这两人号称“秦岭双煞”,从小一起学艺,相伴五十多年,彼此心意相通。  那白发男子抽出家伙,老杵高举,青筋虬生。他吐了口唾沫,涂在她的屁眼上,她的肛门处毛发已是有些泛白,更显得她的私处的乌黑。而她的阴牝淫水淌流,阴毛横披在扁平的腹下,零乱不堪。  他用中指和食指伸进她的屁眼里,掏了几下,伸出来,放在嘴里有滋有味的舔了舔。然后一举掼入她的直肠内,只觉得阴壁里曲径通幽,而那老妇更是哼哼叽叽的把屁股一抬一放,浑身畅美无比。  那白发男子抽了数百次,节奏明显加快,那老妇趴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抓着床沿。突然他大叫一声,喷出了些精液在她的直肠里。  那老妇把他的家伙含在嘴里,啧啧有声的吮吸着,时而用牙齿轻咬,时而用舌头舔动。那白发男子爽得直发出粗重的呻吟。最后两人趴在床上,筋疲力尽,想来就算是与这世上的绝顶高手较量也没这么累。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三十年前,秦岭双煞遭遇仇敌,力尽被擒。受尽百般侮辱和折磨,实在是生不如死。却被一虬髯大汉所救,那人却是是潇湘剑客陈元霸。他二人当即宣誓效忠,终身为奴。这趟随少主出山也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临夜的一战,两人发觉自己多年的功夫还不曾抛下,兴奋之余又操起老家伙办起事来。  北京城,大内皇宫,乾清宫。时近中年的乾隆正披衣览阅桂萼呈奏来的最近关于剿灭红花会的进展情况。  他揉了揉有些困倦的眼睛,往事如烟历历在目。“兄弟啊,你现在还好吧?你还恨我吗?”乾隆的嘴里喃喃的道,“我每年都下旨馈赏咱家,咱们陈家荣宠无比啊。你还要求什么?这江山现在不是咱家手里吗?”他百思不得其解,贵胄子弟的陈家洛甘愿沦作草莽,任江湖的风霜侵蚀他那高贵的身躯。  想到这里,乾隆打了个哈欠,步入内廷寝室。床上已经躺着一个赤裸裸的幼小的女孩。但见她脸如满月,眉清目秀,粉红色的胴体上一对嫩嫩的乳房,乳头红得鲜艳。平滑光洁的腹部下阴阜略鼓,胯下一道长长的小缝在烛火下泛着微光。  乾隆一见到这无毛的阴牝就色心大起,一根淫棒立即变得硬梆梆的。当年因香香公主不肯让他淫欲得逞,他情急之下,把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宫女破了瓜。紧紧的阴户包裹着他暴涨的家伙,让他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惊喜。大丈夫威风八面横扫千军的感觉从此而来,他在那尚未发育完整的散发着清香的女体上找到了君临天下的帝王自尊。  于是世间就多了许多的宫廷幽魂,幼稚的童音在深宫中发出了凄苦的呻吟,有许多女孩因受不了这种摧残而含泪死去。  此刻的乾隆已顾不得任何前奏,挺起那根无情棒就愣往窄窄的阴牝里凑,随着他那虽然不甚巨的家伙的全根掼入,那小女孩发出痛苦的哭叫声。鲜艳的血随着他的一起一落淌满了洁白的龙凤床单,他提着她细长的小腿猛烈的撞击那单薄的身体。  渐渐的那哭叫声转细,微微的呻吟和错泣更是使得他淫性大发,他变换着花样和招式百般蹂躏着身下那已是不省人事的可怜的小女孩,脑海里全是香香公主那惊艳的绝世容颜。  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而近乎哀鸣的叫声,趴在那幼小的胴体上。突然他大声的哭了起来,空空荡荡的乾清殿顿时有了一种恐怖和惊慌,他总是在纵欲之后感到一种无法排遣的寂寞和莫名的无奈。  他张开双手,向着高高的天空,好似要寻找,更象是在推挡。帝王又如何?寂寞是毒药,已经侵入了他的肌髓。  当激情过后,清醒的李沅芷恢复了往日的端庄淑雅,大家闺秀的风范在烛影摇红中更是显出一种高贵的气质。  余鱼同虽是秀才出身,但平日周旋于江湖汉子之间,粗枝大叶惯了,也未能在妻子身上发现些什么异样。  李沅芷一如往日的温情脉脉,风流倜傥的师兄在她的眼中没变,依然是那个豪情万丈的奇男子。丑陋的脸上掩不住逼人的英气,她轻轻抚摸他因喝酒而显得烂红的脸颊,不禁悲从中来,一颗颗珠泪掉在他的脸上,流淌成河,一条伤心后悔和羞愧的河。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头一笛风。”回首往事,与余鱼同携手入秋的江南,落日楼头两情缱绻,她温软的娇躯依靠在他的身上,他飘渺而略带沧桑的笛声轻扬在细雨连绵的晚风中。…………她醉了。  屋外传来一阵节奏明快的敲门声,三长二短,正是自己人的联系方式。她擦拭脸上的泪水,打开门,一见到那人,高兴得一把抱住,道:“我盼呀盼的,你终于来了。”  随着一阵节奏强烈的猛烈的撞击,心砚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当齐小五从他的屁眼里拔出那根七寸来长的家伙时,牢室内满布着一阵的腥臭。他嘿嘿的笑道:“什么红花会,屁眼会!听说你们总舵主陈家洛也是细皮嫩肉的,几时老子有空也来操他一下过过瘾。哈哈哈。”他那张丑陋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  他看了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心砚,挥挥手,道:“轮到你们了,上吧!”身后的几个龙精虎猛的汉子已是如饥似渴的一拥而上。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心砚浑身血淋淋的,双手无力的垂在腰间,他的琵琶骨已被捏得粉碎,一身武功已然全废。欲哭无泪的他两眼无神,茫然的望着牢室里那高高的斑驳的墙壁,脆弱的身心早已不堪摧残。  所以当他猛然见到强烈刺眼的阳光时,他受不了那种眩目而摇摇欲坠,两旁的小厮忙上前扶持。眼前两个身着官服的丑陋男子正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他,他听得那两人大声的骂道:“你们把我的十五弟弄成这样子,当心你们的狗命。”听到这熟悉之极的声音时他心中一宽,昏了过去。  西川双侠常赫志、常伯志成名前曾是四川青城派弟子,师父慧侣道长的‘黑沙掌’到了他们哥俩手上使得更是炉火纯青。  这日奉总舵之命前来搭救心砚等人,他们探听得齐小五每日都去丽春楼会他的老相好玉娇。当他们猛然出现在丽春楼时,齐小五一见到他们,立时打了个寒噤。  当年他在青城毒杀亲师时,师父那凄惨的叫声至今日仍盈于耳:“你等着无常师弟的勾魂令吧。”他当机立断,双手一振,怀中的玉娇挟着劲风直冲西川双侠。而他的双脚也没闲着,桌子凳子也如飞般的被他踢将过来。  西川双侠清叱一声,常伯志已是纵身而起,避过来势,双掌扑了过去。齐小五眼见躲避不过,也是双掌齐出,啪啪两下,顿时胸中气血翻涌,顺着掌风倒纵,从后窗翻出并几下跟斗,在空中调好内息,双脚已是稳稳的站在楼中院落。  他冷冷的看着前后包抄的西川双侠,道:“今日我齐小五不慎中伏,两位师叔一块上吧。也让我见识见识黑沙掌的威力如何?”  常伯志、常赫志焦黄的脸上双目倒竖,眼前的这人当年把青城派闹得鸡犬不宁,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二人也曾接师门传令剿杀此人,只恨那时身在西疆,无法分身。  他二人喝道:“天网恢恢,齐小五。你纳命来吧。”齐小五哈哈大笑,长剑出手,向双侠一递,施展的正是闻名天下的峨眉剑法。双侠识得厉害,双钩一摆已是将齐小五围在当中,一时间真气满楼,旁边亭台花树尽皆破损,嫖客们都跑了个精光。老鸨大骂那些嫖客没付嫖资就开溜,一张老脸哭得乱七八糟。  西川双侠斗了数百招,见那齐小五仍是未落下风。常赫志大吼一声:“今日不教你授首,我就枉叫常赫志。”但见他长钩脱手砸向齐小五,对齐小五踢向小腹的那记飞腿也不接挡,双掌翻飞,已是印在齐小五的胸口。  “砰”的一声,几乎是同时,他二人身形一分,口吐鲜血,却是两败俱伤。  齐小五只觉得真气涣散,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发出怪叫声:“来吧,哈哈。老子要是怕死也不叫齐小五。”  常伯志一手扶着兄弟一手擒住齐小五的要穴,长啸一声,大门外涌进数十条汉子,却是候在外面的红花会的兄弟。常伯志道:“一命换一命。你将我的心砚兄弟放出来,我且饶你一命。”  齐小五嘿嘿笑道:“这个我也做不了主,你要跟我主子讲。”常伯志信手一点,齐小五顿时昏迷过去。  黄河道上,风陵渡边。一个胖大的灰衣男子正凝目眺望前方,他两鬓霜白,一双眸子精光闪闪,显是内家高手。他身边的那骑红马好似感觉到主人的心事重重,四蹄不安的踢着脚下的黄土。此人正是千手如来赵半山。  三个月前他奉总舵主之命调查内奸,当他查到儿子赵益房前,他能够感到一种深深的恐惧和后怕。屋里传来一阵厚重的的呼吸和呻吟,很明显,里面正在做着那种龌龊事。  赵半山知道自己的儿子的禀性,但他不怪儿子。毕竟他答应过他最热爱的妻子此生要好好的培养他们爱的结晶,妻子临终那深情而无奈的眼神恍惚就在眼前,他的心痛如刀割。  他悄立良久,门嘎然而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站在他的面前,那张脸酷似他过世的爱妻,他瞧着一时呆了。好半晌他才回过神来,责怪道:“你别老是躲在房间里做这种事,太没出息了,这样怎么对得起你过世的母亲?”  赵益微微笑道:“爹,你怎么知道我没出息,儿子志向大得很啊。”他的一双眼神光炯炯,微带邪气。  赵半山把头探向里屋,问道:“你房里是什么人?你别老是将不明来历的人带到总舵来。”这些天他顺着一些蛛丝马迹,却摸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赵益退后几步,目光凝注在他脸上,缓缓道:“爹,这人来历很清楚,她也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赵半山大喜道:“那你叫她出来让爸看看。”他一时忘了此行的目的。  赵益哼了一声道:“那就出来吧,丑媳妇终得见公婆。”语声刚落,里屋走出了一个娇艳的女子,浓妆艳抹也掩不住她那种与生俱来的媚骨。  赵半山一见大惊,眼前这女子可不简单!脚步轻盈间隐藏着一股杀气。  那女子未语先笑,道:“赵世伯,您好。小女子给您见礼了。”语声妩媚,风情万种。  赵半山退后数步,道:“不敢,不敢。”他的心下满是惊惧,狐疑的目光掠向他的儿子。  赵益嘿嘿道:“爹,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名震天下的妙手唐衣。你老应该听过吧。”  赵半山缓缓的点了一下头,道:“难怪,难怪。这么说,那药是你下的了!唐门春药果然名不虚传。”  唐衣轻轻的抿着嘴,故做娇羞状,道:“小女子就只用小指尖轻轻的挑了一点粉末,却不知原来‘百年好合’会这么厉害。对不起了,不过贵会总舵主却好象很爽呀。嘻嘻嘻。”  赵半山脸上浮起一种痛恨无比的表情,他精于暗器,但对毒药却深恶痛绝。不似四川唐门,暗器啜毒,见血封喉。他厌恶的对赵益道:“你怎么会识得这种女人,什么时候被她拉下水的?”他杀机顿起,眼前这女人不除,红花会永无宁日。  赵益跨上几步,挡在唐衣身前,道:“爹,要杀她,你先杀我。”他深知父亲的脾性,一旦下手,绝不留情。  唐衣推开赵益,慢慢的走向赵半山身前三步处,道:“赵世伯,久闻千手如来的威名,小女子早就想来领教一番了。只不过你是益郎的父亲,我也不来和你为难,今日你想杀我,老实说未必能成。”她的话语越来越是娇柔,但是咄咄逼人的杀气却越发沉重。  赵半山看着赵益那张倔强的脸,心下一阵的茫然。以自己的武功要取这个女人的性命当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从此将失去亲生的儿子,大义灭亲也不成问题,关键在于他无法面对九泉下那缕令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幽魂。  他仰天长啸,两行热泪滚滚而下,英雄无计是多情。这一啸惊天动地,气贯长虹,唐衣不禁花容失色。  但听得赵半山叹道:“冤孽啊冤孽,你们去吧。红花会以后没有你这号人物了!”  赵益恨恨的看着他的父亲,道:“爹,这老天爷不公。红花会就应由你老人家来当家。凭什么让那个纨绔子弟来当,看看他把好好的红花会搞成什么样子了?”  赵半山大怒道:“你住口!我赵半山没你这个儿子。从今往后,咱们恩断义绝,若你再为非作歹,莫怪我手下不留情!”他的心中气恨无以复加,伤心绝望到了极处。  唐衣拉了拉赵益的衣角,道:“跟这个老顽固有啥子好说的,咱们走吧。”但见他二人扬长而去,再不回头瞧上一眼。  赵半山虎泪含泪,其时秋风萧瑟,松涛呜咽。一种英雄暮年的感觉袭上心头,就在刹那间他好似老了十年。